快捷搜索:  

“第一课”没名堂

在我的记忆深处,永远记得在自己的青涩少年时代,初中的语文老师给我们上的开学第一课:《最后一课》,文章充满了法兰西人伟大的爱国情怀。它让我流泪。

同样在我的记忆深处,永远记得在自己的青年时代,大学语文老师推荐阅读的,胡适先生在1946年北京大学“开学第一课”的讲话,文章充满了中国人伟大的爱国情怀。它让我感动。

在人生逐渐走向归途的中年时代,在中华民族致力于走向伟大复兴的一个重要时点的2018年的9月,我看到了和自己记忆完全不一样的开学“第一课”。它让我无语。

历史已经淘汰了我,不能理解这个时代发生的事情。鲁迅先生的话可以描述现在的心情:窗外的院子里长有两颗树,一颗是枣树,另一颗还是枣树。

中年以来,我的处世哲学只有两个字:韬隐。韬光隐晦,慎言慎行。自由思想,独立思考。自己就一凡人,信息不对称,不轻易作评论。渭河之滨钓鱼,冷眼旁观,看你起高楼,看你楼垮了,独善其身的大道。

人生识字忧患始,做不到忘情。渭河的水污染了,没有钓鱼的好地方,干脆写一篇文章,寄托自己的悲哀。

翻开厚重的历史书,看末世那一篇,只看见两个字:阴诈。宦官、内戚、女政等,无美、有丑,亡魂。

人类就一高等级动物,无论怎么发展,只是更加的高等级,客观属性改变不了。男人是尘埃,女人是男人的肋骨。人妖,不是女人,更不是男人,是妖不是人。妖只能在阴暗的世界活动,见光就死。不能让一群妖,在光天化日出来,教育我们的未来的男人,做妖不做人。求你了!人妖,脸不要那么白,脂粉不要那么厚,声音不要那么销魂,动作不要那么狐媚。

人类的历史,有无字碑,也有方尖碑。无字碑无字,方尖碑有字。无字碑不能写字,方尖碑可以写字。这是基本的态度和基本的规矩。即使有被时代淘汰的风险,也要坚持做屹立的方尖碑!

从射雕英雄传郭倩的侠之大者,到神雕侠侣杨过的神仙情侣,到笑傲江湖令狐冲的世俗之侠,到碧血剑袁承志的忠君爱国,到倚天屠龙记张无忌的天人之道,到天龙八部萧峰的立地成佛,最后到鹿鼎记韦小宝的混世魔王,金庸先生始终在寻找中国人最真实、最核心的灵魂和智慧归宿,走了一大圈,才发现韦小宝才是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主角,市井才是人间天堂。

本文作者:付跃东

“第一课”没名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